风椋

where is the doctor?

今天看了攻壳机动队

我没看过原著,对无论人类还是机器人寻找自我或是灵魂肉体二分法大讨论都不感兴趣,也不想观看没完没了地探讨杀并不无辜的人本身是否无辜,亲子相认对我而言更是无聊戏码。只想稍微讲一下我喜欢的一个银发机器人小哥哥。

 

带兜帽的小哥哥绑架了女主。

女主动弹不得:你是谁?

他从黑暗里歪歪斜斜地朝她走过去,平板的电子音:我是你在寻找的,想毁灭的。

然后叹了口气,又有一些鼓起勇气的意味:在这次生命里,我叫Kuze。

女主表情扭曲: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断断续续说了一段,大意是世界毁灭之时,我将从中重生。

女主:what do you want from me?

他摘掉了兜帽斗篷,露出身上生拼硬凑伤痕累累的金属部件。末了说,我们是一样的。

女主:we are not the same, you kill innocent people

……..女主的台词们真是笼统,套路,死板,幼稚,毫无惊喜。

但小哥哥还是很温柔地:你说那些人无辜?你什么也不知道。

他彻底走进灯光,让惨白的光线完全照亮他破碎的脸,然后是侧面轮廓….因为破碎他显得特别优美,一种极端不妥协的,拒绝世界的美…他伸手摘掉女主左脸外壳,鉴赏艺术品一样,指尖扫过合上的睫毛,仔仔细细看,感叹道:你真美啊….他们进步了好多。

这句话…特别半机器人!你的美是制造者的功劳,你什么也没有做。但我是金属外壳中的鬼魂,所以我不由自主地要赞美你….

我以为他会因为嫉妒和愤怒毁掉女主半边脸的时候,他却把它安了回去,表情疑惑又纯洁。

说起来,曾经见到一些人说只喜爱温柔坚定的正面人物,一定要脆弱且正直….我就在想,为什么不能有一些温柔坚定的反派人物呢….这些设计者们就这样害怕反派的身上和他们具有同样的东西吗….

他接着说了很多:进化….超越他们所有的人。

女主继续泯顽不灵:you are a murderer.

这时候他的反应特别好玩。他转身后退了,再回来,摊着双手,无奈着急又诚恳,可能还有恨铁不成钢,连打三个结巴:it’s sel-sel-self defense! 还会有更多的人死掉,直到他们归还我的东西(记忆)。

女主:I won’t let that happen.

他着急了,大步过去,好似要把自己的俘虏切成两半…但是他没有,他紧紧贴过去,自下而上地盯住女主的眼睛。

….你想要杀我是吗?像其他所有人一样?

….那就来吧。

让我想起dark shadows末尾女巫Anglique伸手敲碎自己的胸口,从中摘出一颗惨淡跳动的心。

总之,这个占尽优势的反派小哥哥,却极度绝望地采取放弃和服从的姿态,舞台谢幕一般漂亮….把刀柄递到别人手中去,露出脆弱的心,因为永远不能被理解,便再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了…….

后面还有一个镜头,是他靠在角落里,一个艺伎机器人为他缝伤口,动作精致而机械,密密麻麻织出肌肉…直到他突然睁眼,是裁纸刀一样冷漠的美的光辉。

 

全片下来只记住了这个小哥哥。

回来查了一下…是梅森。服了。

评论(20)

热度(25)

  1. 万里觅封侯风椋 转载了此文字
    omg!!!捂心口 这段描述简直完美的让我回想起了那几个场面 我的头 太美了久世小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