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椋

where is the doctor?

一个拔杯碎片

大概是杯杯在脑海中捡起烧掉了的老汉写给他的第一封信。

 

汉尼拔杀了他的第一个女儿,又毁了他的第一个家庭,让他第一次这样爱别人,再把他的爱收割走,谁能批评他的资格?

于是他烧了他的第一封信,然后是第二封,第三封。他迫不及待地把光滑厚实的纸张投入烈火,看着它面目扭曲,化成灰烬。可他的指尖还残留着平静的沉甸甸的触感。这是一句魔咒——汉尼拔不在他身边,可他的鬼魂或将永远存在。现在那信躺在壁炉底部,上面的字迹清晰浓重,在火苗暗蓝色的底端浮现,对他发出冷漠的嘲笑。他捡起一封,发现还有许多信纸躺在火底,每一页都用不必要的花哨的斜体写着一首诗。它们像沉在深海砂砾中的比目鱼,被他惊动起来,盘旋起舞,掀起一股明亮的火粒,烫到他的脸和眼睛,燃烧着的风灌进他喉咙,让他哽咽起来。

然后他走开了,因为他知道这只是在脑子里发生的事。现实世界的他面目灰暗平静,对着空荡荡的砖墙发呆。

他审视一下过去,惊讶于一直以来对汉尼拔的态度,逃避的意味大于表象的拒绝,行为坚定远胜平时。而汉尼拔对他的耐心和容忍,几乎无穷无尽。



捡到一个拔杯文碎片!没头没尾,完全不知以前写它做什么。(茫然脸

觉得不会再写下去了,就扔上来。以前很认真在写他俩,什么都当真,纠结痛苦墙皮挠穿,现在只想看,也只想过心照不宣轻松肤浅的绳活,什么也不关心就好了……

虽然翻着自己这些文,这么多大纲,又有一点想回坑。大纲就写了将近一万!(惊恐脸


以后再说!以后再说!(挥手奔跑



评论(1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