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椋

where is the doctor?

Cruel to Be Kind (3)

Oswald同Ed吵了一架。

因为一名死人——Miss.Kringle——无意冒犯。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这天晚饭后Oswald打了十数个电话,处理他的“黑帮头目事务”。Ed在旁边忙自己的事,他知道Oswald不介意他听见,所以他光明正大听着。直到Oswald终于挂了电话。

“你有没有稍微怀念一下从前需要亲自杀人的日子?”Ed半开玩笑半好奇地问他。

“Aww,”Oswald眯眼笑,“说实话,有点。”

“你以前说过,这条路只会带来无穷无尽的痛苦。看,现在你是全市最有权势的人之一。”

“不要这么说。权势这个词只能我想到秃顶凸肚表情严肃的可怕老头。”Oswald说,“不过我记得当年说这话的情景,现在我们都强大了这样多。”

“嘿,当年我坦白谋杀的时候,还用了个非常尴尬的比喻。”

“是啊,‘破茧而出的蝴蝶’,我当时想,我的朋友,还有更糟糕的吗。”

“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仍需感谢Miss. Kringle,没有她,我也不会是今天的我…”

Ed说到一半,被Oswald打断。

“是是是,你死掉的女朋友。我倒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你迟早会体会到犯罪的乐趣,这是天生的。”

“她是我当时认定的此生挚爱。”Ed生硬地说。

“真的吗Eddie?”Oswald情不自禁讽刺他,无名火从胸口直烧头顶:

“别再为一切没用的感情带上冠冕堂皇的帽子了!你说你爱她,你究竟爱什么,不过是一个相貌尚可的女人恰好出现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虚荣心作怪罢了。”

“小心你说出的话,”Ed从桌边站起来,“就算你不理解,也请尊重我的爱情。”

“我不能理解?我比你自己还要理解你!”Oswald也站起,抬头紧盯着Ed。“如果换作Lee,Barbara…或者Tabitha,你一样会‘爱’。知道吗?这样廉价的感情,顶多算是占有欲。”

“你懂什么?我对你很失望,Oswald,”Oswald从没见过他这样生气,“你爱过谁?你能爱谁吗?一个不会爱别人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的感情廉价?”

“没错,cheesy,一厢情愿,自说自话!醒醒吧,别自我感动了。她下辈子也不会爱你,我能看到你的全部,她永远也做不到。”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Oswald突然不说话了。

“好了,我不想再讨论Miss.Kringle的事。我拒绝继续听你侮辱她,也侮辱我,市长先生。”Ed大步走开,砰地摔上门。“你明天的日程在桌子上。”

Oswald听见他开车离开,坐回椅子里,喊Olga拿酒。Olga担心地瞥他,给他的酒里掺了大半水。

 

Oswald在壁炉边坐到将近午夜,缩在自己的阴影里,整个人脆得跟手里的玻璃杯似的。

太安静了,整栋别墅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死寂。但分明有雪落下来的声音,有木柴在火中尖叫,有时钟在勤谨地走动。

他决定忘掉这回事,爬进卧室,一头栽进床铺。虽然和Ed的争吵令他疲惫不堪,灌下去的酒令他头重脚轻,天旋地转,却怎么也睡不着。月亮仿佛越来越圆,越来越亮,窗外的雪光也直直照着他。

他要去找Ed。现在就去。

Oswald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他从床上跃起,去抽枕头下的枪,随手抓了一件大衣,裹在身上就往外走。像有什么驱使他一般,他敞怀披着外套,里面只有一层纸样薄的布,一手抓枪揣在口袋里,就这么在雪夜中走了五十分钟,也不知道冷。

他终于走到Ed旧日居住的studio apartment,摇了摇门。是锁着的。

于是他把手抽出来,一枪崩开了它。

Ed从床上惊坐起,正摸到床头柜上的枪柄,就看见门口Oswald一个瑟瑟发抖的剪影,他的鸟窝头,和他手里的枪。

Ed怒极反笑:“….你是不是又疯了??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Oswald不说话。当然,他也被冻得说不出话。他倔着脑袋把枪一扔,甩掉大衣,一拐一拐往床边走,然后僵硬地爬上去,不由分说撞进Ed怀里,死死搂着他肩。

他冷得像冰块,抖个不停。头发成了结霜的铁丝,脸色青白,隐隐泛着红,跟瓷片似的。

Ed无可奈何,推不开,也不想推开,就接住他。

"我没有你家钥匙。" Oswald说,声音很低,抖得像要裂开。“Ed, 我没法对你生气超过一个晚上。”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生气的,Oswald。”

“Okay, 您伟大的爱情。我认输。我现在冷得不能思考,不想跟你吵架。”

Ed沉默,把Oswald的手从自己身上掰下来,给他整个好好地塞到被子下边,只露出一个头顶。

过了一会,Ed终于开口:“我知道Miss. Kringle不理解,也永远不可能理解我这一面。我太清楚了,不用你来告诉我。而这是我最好的一面,是我最喜欢的自己。”

Oswald闷在被子里:“那你还当她此生挚爱。”

“.….那是以前了,人的感情是会变的。何况,她虽然不理解我,可是也没有别人能理解。那么,至少有人爱我的一部分,这怎么说,也是一件好事吧。”

Oswald猛地钻出来:“我不是人吗,我不能理解你吗!”

Ed有点懵,把Oswald摁回去:“这不一样…”

Oswald在Ed手底下挣扎:“怎么不一样了!”

Ed:“.……….”

突如其来的沉默。

Oswald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Ed:“………are you suggesting, that you, are in love with me?”

Oswald:“.………”

他哀鸣一声,揪住被子死死盖住脸。

他听见Ed下了床,走到屋子另一端的桌子边上,又回来。

Ed弯腰,一手端着热茶,一手隔着被子戳戳他的背:“你如果不想明天感冒到不能见人的地步,就喝掉它。再去洗个澡。”

Oswald拒绝。在他窒息身亡之前他都不想出来了。

Ed爬上去,盘腿坐在床沿,同面前的一大团被子说话。“Oswald, 就算真是这样我也不会逃走的,come on。”

Oswald一动不动。

Ed叹了口气。“而且Victor早就告诉我了。”

Oswald惊讶且愤怒地坐起来:“….Victor???!!!!”

Ed把温热的杯子递给他:“我只是想让你出来。放心,Victor什么也没讲。”

评论(1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