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椋

where is the doctor?

Cruel to Be Kind (2)

接下来几天无事,风平浪静。

Ed没有问Oswald为什么表情扭曲,眼神躲闪,行动诡异,Oswald也没有把不该说的话说出口。

赌上一切太简单,赌上性命也已不是一回两回。但这段脆弱的、即将走向未知的友谊,这从他最脆弱的时候,不情不愿地开始,却成为他唯一支柱的东西,他不敢冒牺牲它的风险。

Ed感觉Oswald最近格外稳重,前所未有地像一个市长。他很欣慰。

其实Oswald的内心活动很丰富,他认为自己会后悔,但从认定自己该闭嘴的那一刻起,他就无法停止想象另一条路是什么样。所以等于他正在双重后悔。他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变成了五十岁,又像回到了五岁,像一条守着无边金矿的幼龙,患得患失,不知所措。

“为什么我要听取一个无性恋杀手关于爱情生活的建议……”(Victor:无辜)

但我们的小企鹅还是决定做点什么。Victor的话让他有严重危机感,一旦Ed发现下一个,他所谓的,灵魂伴侣(Oswald:白眼),他会是第一个被抛弃的人。

“Ed…我在想,或许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一起出门做点什么?you know, 除了工作和吃饭以外。”

“你有什么建议?”Ed头都没抬。

“...你喜欢什么?我都可以。”Oswald在他背后冒汗。

“听说下星期有部很不错的电影,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去看。当然,如果你想。”Ed转过椅子,他看上去挺高兴,用手里的钢笔敲着下巴。

Oswald点头,“听上去不错。”并难以控制地露出了一个比平时更加戏剧化的笑。

“当然我们也可以去别的地方,totally fine. I like spending time with you.”

“不用不用,我对电影很感兴趣…”

“真的吗,”Ed看他,“说一部你喜欢的片子。”

Oswald迅速走开。

Oswald认为,Ed喜欢的很可能是文艺电影。

比方说《被甩的戈登的一生》,《一个叫哈维的男人决定去死》,《阿卡姆假日》,或动作片,《血战印第安岭》,又或奇幻片,例如《Dr. Hugo Strange》。

但Ed没有告诉他的是,他们即将前去观看一部恐怖片。

——如果你们中有谁当天18时50分在哥谭市托马斯大道韦恩纪念影院看最新上映的B级惊悚大片,《蝙蝠人》,你或许有注意到,开场后5分钟,荧幕上放着很热闹的广告,此时一高一矮两个人影匆忙进场,直奔向空荡荡的最后一排。你一定奇怪为什么有人选那么差的座位。

如果你有机会再仔细看一眼,就会发现那名高瘦男士脸上粘的假胡子,用帽檐遮了半张脸。而矮小的那人一头金发,带着墨镜,男女莫辨。好像稍微有些跛,又好像没有,大概因为在爬台阶的过程中,他的同伴一直半扶着他,几乎将他整个抱(拖)上去。

你可能会想,这么异样的两人,该不会是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

Well, sorry ’bout that.

They’re literally certified SANE. 

They even had their release certificates framed.

 

Oswald一屁股坐下,抓着头上的金色假发抱怨:“我看起来像Barbara。”

Ed扭头看看他头毛,指着自己的假髭须:“我也不想扮成Jervis Tetch啊。”Oswald还想继续哀嚎,Ed一把捂住他嘴。电影终于开始,漆黑的背景,上面六个鲜血淋漓的大写字母:BATMAN。

它主要讲述了一群科学研究者制造蝙蝠人的故事。整体非常丧心病狂。

Ed全程盯着解剖室里的血浆,残腿断臂,人类器官,各种锯子、手术刀、止血钳,心中充满了美好的回忆。Oswald则很喜欢结局,他几乎是双手捧脸,带着“真是太英俊了”的微笑,看着蝙蝠人挣脱牢笼,砍瓜切菜地杀掉了曾经囚禁、操控、伤害过他的百来个人,走向夜幕中灯火通明的城市。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愉快的下午。

 

 

嘻嘻,其实在我看来“I like spending time with you”有时比“I love you”还要充满爱。

但Quora告诉我it means that he doesn't love you but wouldn't mind having sex with you. 

......I can live with that!!!

你美不行。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