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椋

where is the doctor?

How 'Bout That

唯一能接受的314场景。 cp脑ver.


Riddler回来了。

他推门,摘下帽子,把手杖靠在桌沿。

床上的Oswald还在昏迷,身上裹着一圈又一圈绷带,床边放着一支生锈的金属架,上面挂着吊瓶。

Oswald在梦中小声念Ed的名字,微弱地恳求please,don't do this. 

而Riddler脱掉绿外套,摘掉眼罩,变回Ed,走过去摸摸Oswald额头,没有发烧。

这一切倒不是说他后悔对他开枪——不,他是有些后悔的。但他认为把Oswald从水里捞出来的决定非常英明——以至于他吹着口哨,原地转了一个圈。

一切都很安静,只有很远的地方响着警笛,因为他刚把五个人炸上了天,并且他们活该。窗上布满水珠,绿色霓虹灯扫进屋里,风扇似的转着。一只水壶坐在炉子上,吐出许多白烟。时间未到整点,布谷鸟僵硬地蹲在钟壳里。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