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椋

where is the doctor?

Cruel to Be Kind (1)

下午三点,Oswald说:“七点一起吃晚饭怎么样?我想私下里跟你说点事情。”

他说出这句话的瞬间便后悔了,这意味着他不得不将他心中的秘密解放出来,就在今天,四个小时之后,定时炸弹即将爆炸。

Ed的反应很平静,尽管他们每顿饭都是一起吃的,这个邀请太突兀了。

 “好的,我会去挑一瓶好酒。”

五点钟Oswald回到mansion。他直接奔向厨房叫来Olga,请她准备晚餐。话还没说到一半,他又想,应该由自己下厨准备点什么,比较有特殊意义。

但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母亲的菜谱一个字也想不起来。Olga盯着他看了半晌:“Mr Penguin?你还好吗?”

Oswald当然很不好。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紧张过——或许有,但忘记了。他三十五的岁数都白长了。他一边地摸着脸,一边嘀咕着什么,一边原地转圈,一手攥着锅铲,状似疯魔。最终他放弃了,抬头看着Olga:“我刚才有说过吗?请你准备七点的晚餐,两人份。”

七点,他坐在主位上,Ed在他旁边,仿佛离得比平时远。他的心脏皱缩成一团,盖过面对枪战的恐惧,几乎拿不稳酒杯,心中排练的那一番话,毫无瑕疵的,逻辑通顺的告白,怎么也说不出口。

“当人走到人生的十字路口,就要做出选择。他是选择安全,懦弱,还是选择勇气,堵上一切?我选择勇气。我想说的是,我这一天一直想对你说的是,我爱你。”

太傻了,Oswald在脑中对自己咆哮。加粗放大的一行黑字,斜体:太傻了!!!什么选择,我才不要面对什么选择,我不要再想这件事了。Ed是不是能听见我的内心独白?他刚才好像看了我一眼。

Ed对他笑:“我可不可以吃你盘子里的橄榄?我知道你不吃。”

Oswald几乎要举起一手挡住面孔:“拿去拿去。”

这是他吃过的最煎熬的一顿饭。幸好在八点半的时候,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Victor的短信。

Victor:Hey boss,只是来告诉你一声,你吩咐的事今晚就能办完。

Oswald对Ed抱歉地笑了下。Ed表示理解。

Oswald:我跟你一起去。

Victor:不用吧大佬,一把枪就能解决的事。你等着就行。

Oswald:你听我的,先过来接我。你知道我住哪。

Victor:….行吧。

10点,Victor一脸不情愿地出现。

Ed出来开门,看到他也很惊讶:“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Victor:“干活。”

Ed正要回头问Oswald,只见Oswald穿戴整齐,急匆匆从Ed身边撞过去,几乎是一步跳下三级台阶,摇摇晃晃像要摔倒,看得Ed心惊胆战。

Oswald头也没回,挥了挥手:“非常紧急!Don’t wait up.”

Victor看着Oswald钻进车里,回头对着Ed摊手:“well, 你也听到了,幕僚长先生。很重要,很紧急,Don’t wait up.”

正如Victor所说,一把枪能解决的事。如果不能,那就两把。Oswald要做的只是看着Victor持枪威胁一些人,再持枪扫射一些人,而已。

最后Victor探进一个光头:“回去吧?”

他实在不想回去面对Ed。他宁可被随便谁一枪击毙也不想再次体会百爪挠心。幸好作为从地头蛇打伞小弟成长起来的企鹅人,他知道很多可以深夜消遣的地方。

“不回。”他说。“我们去别的地方转转。”

Victor从后视镜里给他一个特别死寂的眼神。

Oswald坚持地点头,又点点头。

接下来每过一个小时,Victor都要提醒他一次:“十一点了大佬。”

“十二点了。”

“一点….你是不是打算明天作为失踪市长登上报纸头条??”

“两点了,说真的,你的幕僚长该报警了。”

“……你饿不饿啊?”

三点钟。Oswald和Victor,哥谭地下老大和他最出色的杀手,市长和他最优秀的犯罪分子,在这么一个凛冽的冬夜,站在漆黑的,月光都照不进的,脏兮兮的小巷子里,相对着狼吞虎咽啃牛肉汉堡。

“看那边,那家酒吧有全哥谭最好的威士忌。”Oswald在黑暗中指给他看。

“…….”Victor显然并不能看见他指的哪。“你已经喝太多了。”

“并没有!”

Victor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放心boss, 你喝再多我也能把你送回去。只是你跟幕僚长是怎么回事,今天你们好像不太对劲。”

Oswald知道自己肯定会后悔,但他今天的脑子显然没有在转。他还是对Victor说了。从两个人怎么相遇,从Ed一开始看上去多么奇怪(“他竟敢站那么近!是不是特别讨厌!”),到自己如何爱上他,再到最后这顿晚餐。

Victor很有教养地听完了,没有打断他漫长的、语调飘忽颠三倒四的叙述: “你既然相信他就是你的‘真爱’(victor讽刺地用手比了两个引号),just go for him。当然,你也可以给我点额外的工钱,我帮你调教Ed, 保证让他听话。就像调教Butch一样,超简单。”

Oswald沉默了十分钟,缓慢消化着Victor的回答。

“你给我闭嘴。你什么也不懂。请问你见我爱上Butch了吗。”

“其实我真不懂你爱他什么。”Victor掰着手指,“你也不喜欢他的谜语,他热爱的艺术你也不感兴趣,你们的发型都不是一个风格…..你们实在没什么共同语言,老大你再考虑考虑啊?”

“但他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像我母亲一样对我好的人。我不爱他还能爱谁?”

Victor表演语重心长:“boss,他身为幕僚长,给你做事,是他的职责,他之前对你好,给你养伤,一半是崇拜你,另一半是为了跟你如何走上犯罪道路分享杀人经验——虽然明显我比较厉害(Oswald捡起脚边酒瓶砸向Victor,他轻巧地躲开了)——你爱他只是为了这些吗?只是给您一个忠告,我觉得过不久您很可能要让我去杀他。”

Oswald扶着头,非常苦恼:“我不知道…..”

Victor再接再厉: “你爱他,是因为觉得他爱你。如果他不爱你呢?如果他举起枪对着你呢?你还爱他吗?就算他也爱你,你们打算怎么办?举行婚礼吗?记得千万别邀请我。”

Oswald一脸痛苦。

Victor: “四点钟了。而且你的手机一直在响。”

Oswald猛地清醒,跳起来翻开手机,全是Ed的短信和未接来电,从凌晨两点一直到四点。

Victor凑过去,看了一眼:“祝你好运,boss。 记住我说的话。”说着扭头就往车旁边走。

Oswald叫住他:“你…能不能替我打个电话给Ed?”

Victor朝天翻白眼。

Oswald:“…Please??”

“仅此一次,说真的,仅此一次,下不为例。”Victor从Oswald手里拽过手机,撇着嘴开始拨号。

Barbara实在不是一个好闺蜜。Victor可以是。

评论(1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