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椋

where is the doctor?

新世纪农场

“这是什么?”

“这是长颈鹿。”

Adam从放下行李的一刻起就开始东张西望。他来自荒瘠的大平原,惯见的是灰黄、灰绿和灰白。来到热带峡谷,一下子被五彩缤纷的世界迷住双眼,拉着Nigel四处转,问的问题千奇百怪,总让他撇嘴皱眉。

现在的年轻人啊。Nigel在心里抱怨千百遍,捶捶结实的大腿,习惯性掏出根烟,开始在口袋里摸索打火机。但下一次听见Adam的问题,他还得耐心解答——谁让他是Adam的引导者。他不懂为什么农场要收这种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干不了体力活——Nigel上下打量他,用目光丈量那薄薄的腰背——文弱得要命,细皮嫩肉白白净净的,一双手看起来一点力气也没有,走路磕磕绊绊横冲直撞,丢在森林里保证活不了三天。

“喂,走累了就歇一歇。不急着赶路。”他粗声粗气地朝前面的背影嚷了一句。

黑头发青年回头对他笑笑,眼睛青翠得像路两旁的灌木丛,声音柔和而且欢快。“知道了。”眼睛在他手上转一转,“这里不能抽烟吧?”

该死。Nigel把烟揣回去,居然在新人面前出这样的丑。

他们回到农场主屋,Adam迎来他在农场里的第一课。认识生物。

“这是长颈鹿,还记得吧?”Nigel屈起一个指头敲敲Adam面前的彩色大牌子。上面画着一只漂亮的生物。椭圆形的身躯,飘逸的大尾巴,大红眼泡。

“记得!刚才那片林子里有好多。”Adam笑眯眯地指一下东边。

“Nigel知道吗,长颈鹿不是一直都叫长颈鹿的,两三个世纪以前的人类们把它们叫作‘金鱼’。是不是很奇怪?我在书上看到,那时候的人们为了让它们不到处乱跑,把它们放在装满水的缸子里。你说是不是什么魔法?”

“长颈鹿只在有月亮的晚上出现——当然,即使是你也应该知道,这种时候越来越少了,不过我们引进了月光灯——你要记得在每个有月亮或开灯的晚上去喂它们。”Nigel没有接Adam的话,满脸都写着我不在乎。

“月亮,”Adam显然也没有听进Nigel的介绍。“月亮是我们的。书上说,每个人都该拥有一小块。”

“好吧。这个叫鼹鼠。这是猎犬。这是鲨鱼。”Nigel翻出了更多的牌子,不耐烦,劈头盖脸扔过去,散了一地。

“鲨鱼的名字没有变过,”Adam毫不在意,如获至宝地捡起来抱在怀里,眼睛亮晶晶的。“你们在这里饲养鲨鱼?好厉害!”

Nigel像看怪物一样看着Adam。他活了这么久,从没见过这种掉书袋的年轻人。

在农场工作的人们一向是沉默,固执和强壮的代表。这是一项艰苦而神圣的职业,能入选的人少之又少,年轻人也是一副老态,十八岁与八十岁的眼神没有区别,无机质一样的脸孔发出冷漠的光,一群疲惫的机器。

他们在一望无尽的森林里等待,从第一眼就望见终结。等待那些保护设施坏掉,然后拖着新的走过去换上——保证那些生物远离他们的危害,也保护他们自己。等待每年送来一次的物资,他们把成箱的营养液从无人车上卸下来,又开始新一轮等待。他们两人一组住在方圆几百里的无人区里,出不去,不允许携带娱乐设施,彻底与世隔绝。

当然,他们还等待每隔两年送来的新人,填补消耗掉的,注入另一股死气沉沉的血液。

Nigel看着Adam轻快的背影,心情复杂。他的前同伴是病死的,再上一个疯了,再之前的失踪了,还有的掉进陷阱,等找到时已经变成白骨。这个小东西不知道能活多久。Adam完全没有察觉他的眼神,一块接一块地看着牌子,时不时小声惊叹。

Nigel从未见过别人这样微笑。他想人类该为他命名一个新物种。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