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椋

where is the doctor?

一个混乱的下午和晚上

这天汉尼拔决定出门买菜。他翻出了名片夹,威尔坐着高脚凳安静地看,手肘撑在料理台上,玩着一颗柠檬。

“来抽一张吧。”汉尼拔将名片夹递给他。

威尔抽了一张卡片出来。汉尼拔把它收进西装口袋。

“你要出门了吗?”威尔问他。

“没错。我很快就回来,你能不能负责看门?” 

“我不是狗狗,我是一只鹿。”威尔抬着头看他。“人们通常不会让鹿看门。”

“你想要一只狗狗吗?”汉尼拔问。

“如果它不会咬我的话。”威尔想了一会,“你可以让它看门。”

“那你呢?” 

“我可以教它。” 

汉尼拔回来的时候,一只手拿着纸袋,另一只手抱着只小狗。很小,灰白杂毛,耷拉着耳朵尾巴,一屁股在地板上坐下来。

威尔站在汉尼拔身边,非常用力地抓自己衣角,衣料在他手心皱成一团。“它叫什么名字?”

“它是你的了。你觉得它应该叫什么?” 

威尔走过去坐在它对面,和它对视。“我不知道。”他说。“我要仔细想一想。”小狗转开了头,他小心地伸出一只手,轻轻地落在它的皮毛上。“他有笼子吗?”

汉尼拔正在忙着把一些东西弄进厨房,没听见他。所以他跟了过去,地下室的门关着,从里面传出来锯东西的声音。威尔趴到地上去敲那扇活动门,汉尼拔当然没有理他。

一直到晚饭的时候,威尔才有机会和他说上话:“他有笼子吗?”

“没有,它在笼子里不会开心。”汉尼拔帮威尔切碎盘子里的肉,“同样的,你也不会被关进笼子里。”

威尔把叉子上的肉块按进深红的酱汁里,又举起来,对着光看。“这是什么肉?”

“小牛肉。”汉尼拔切着自己盘子里的。“尝尝看。”

“这是一头健康而且开心的牛。”威尔仔细咀嚼着,“它是不是在农场里长大的?”

“不是,这是城市里的牛。”

“城市里有牛?”

“一切动物都可以在城市里行走,他们还可以住在房子里。”

“你会吃一只鹿吗?那种住在房子里的。”威尔放下叉子,认真地看着汉尼拔。“我看过电视,鹿通常被当做猎物,然后被撕成碎片。”

“吃你的晚饭。”汉尼拔带着一点命令的语气说。“你不会被当成猎物。如果你愿意捕猎,你可以向猎人学习。”

“我会挖蚯蚓,还会钓鱼。”威尔认真地数,“还会编绳子,射箭。”

晚上的游戏时间汉尼拔却不得不缺席。出门以前他把平板电脑的密码告诉了威尔,教他给自己发信息。威尔很新奇地点来点去。

“不要乱翻,我会发现的。”汉尼拔警告他。“不要看犯罪揭秘网。”

“你要去哪里?”

“我必须去找一个病人。还记不记得兰德尔?”

威尔坐在沙发里,抱着小狗和电脑,点头。

“如果有什么紧急的事就给我打电话。” 

“什么是紧急的事?”

“比如有人闯进来,或是屋子着火了。”

汉尼拔刚将车在自然博物馆的门口停下,手机屏幕就亮了,“医生,你在做什么?”

他看了一眼,不打算理会,想了想,还是把手机从口袋里捞出来回复。“我在停车。”

“我想好了,小狗应该叫沃尔多。”威尔回复他。“它很像一块地毯。”

一小时以后,汉尼拔离开了自然博物馆,重新坐进车里。他发现有一条语音消息。

“你好,威尔对吗?我是莱克特医生的朋友。”那是弗雷迪劳兹的声音,虽然比较模糊。然后是碰撞声。

“抱歉不能请您进来,劳兹女士,我打不开门。”威尔说。配合着他,旁边的沃尔多发出了一声嚎叫。

语音消息到此结束。

汉尼拔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的时候,威尔已经穿着睡衣,歪着脖子靠着扶手,缩在沙发上睡着了。沃尔多半合着眼,搭着他脖子。汉尼拔轻轻地把小狗抱下来,把威尔也抱下来,平铺在沙发上,给他盖上毯子,又往他脑袋下面塞了个抱枕。

这天半夜,汉尼拔再次醒来。因为威尔又摸进了他的房间。

汉尼拔在黑暗中默默地注视着,看他摸索着绕过床边的凳子,蹑手蹑脚地走到床沿,小心地把自己的重量压到另一边床垫上,然后揭开被子钻了进来。威尔温热的身体带来一股暖气,他把手放在汉尼拔胃部,耳朵挨着他肩膀。

“威尔。”汉尼拔说。

威尔明显吓了一跳,把脸埋到枕头里装睡,汉尼拔侧过身去拥抱他,他不算剧烈地抖了一下。

“你是我的病人。”汉尼拔把挡在威尔眼睛前的头发拨开,虽然这在黑暗中没什么用处。

“和兰德尔,富兰克林和维杰一样吗?”威尔听上去有点失望。

“不一样。”

“我们都是你的病人。”威尔又开始揪着自己的衣角。

“他们可以是任何人的病人。”汉尼拔摸摸他的肩膀,“你只能是我的。”

“他们也可以和你住在一起吗?”

“不可以。我有挑选的权利。”

  “啊,”威尔的手松开来,汉尼拔看见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像会发光的猫眼石。“医生,你能不能像上次那样亲我一下?”

于是汉尼拔再次亲了他的眼皮,还亲了亲他的眉毛和脸颊。

威尔的眼球隔着薄薄的皮肤颤动,他在温暖的黑暗中紧张地接受了这些吻。等到它们结束,他就把自己的嘴唇贴了过去。


评论(19)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