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椋

where is the doctor?

治疗方案(G)

距离下一次治疗还有一星期。

五天。

三天。

威尔一如既往地被杰克拉去案件现场。有时候他觉得如果FBI是一个部落,自己就是专门施法的巫师,专门施展神奇的共情术。他的价值全在这里了,虽然这真愚蠢,但汉尼拔那个关于茶杯的比喻说得没错,自己就算是个特殊探员,和特殊工具又有什么区别?然而想象一下杰克等人头上插着彩色尾羽,脸上涂着青油彩,腰间围条羽毛裙的样子,他又想笑。

案件现场实在不算复杂。现场中央是一个被掘开的墓坑,大约深达三米。坑里有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吉米说根据骨骼内脏以及表面昆虫的繁衍层次,这个人的死亡时间至少在三个月之前。然而这不是重点。这具尸体属于巴尔的摩公墓里的经过登记的一名死者,而且死因并不是他杀。

这个时候卡茨拿着一张纸急匆匆地走来。一张医院开出的证明,证实此人在四个月前死于癌症,享年六十岁,没有家属,死后两天葬于此公墓。吉米和布莱恩在她背后悄悄地做了个幼稚不服气的鬼脸。

重点在于另外五具新鲜尸体。

它们的双腿被捆绑成跪姿,手掌和大腿的皮肤缝合在一起,在墓坑周围排成整齐的一圈。其中三具的胸口被切开,心脏被取掉了,只剩下一个空洞。另外两具的胸口有明显的缝合线,显然被切开过,或许凶手从中取出或放进了某些东西。他们以相同的角度面朝墓坑中的死者低着头。虽然他们死亡时间均不超过四天且保存完好,但几乎没有血迹,初步推断凶手在进行装置之前抽干了他们的血。

“某种宗教仪式?”杰克问。

“有可能。”威尔绕着这幅景象走了一圈,心想杰克的判断很可能是错误的。毕竟他们遇到过太多仪式化甚至艺术化的凶杀现场,最后怪罪到宗教头上的反倒很少。工作人员们开始向车上搬尸体,法医组也决定回到工作间去。

威尔看了一眼墓碑上的名字,平淡无奇的几个字母,一转眼就能忘记。

“怎么回事?”

汉尼拔赶过去的时候是晚上七点,工作已经停止,几乎所有人都围着威尔。威尔坐在一把椅子上,身上裹着一幅毯子,弯着腰,手肘撑着膝盖,双手扶住脑袋,一动不动。

“能听见我说话吗?”阿拉娜摇晃着他的肩膀,看上去很着急,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杰克倒是保持着应有的冷静,他直起腰,看见汉尼拔分开人群,走过去和他握了握手。

“医生,你看…”杰克从没见过这种情况,不知道如何解释。汉尼拔挥挥手,表示理解。

他没有多说什么,在威尔面前蹲下身。他把手放在威尔背上,隔着毯子感觉到他实际上在颤抖,间或一次痛苦的深呼吸。他小心地环抱着威尔,半强迫他坐直,威尔靠在他怀里,依旧僵硬地用手捂着脸,汗珠从卷发覆盖的额头上滚落。

“威尔,没事了,你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他抓住威尔的手腕轻轻摇晃,指尖隔着薄薄的皮肤感受血管细微地抵触着他的力度,“你刚才只是在共情,无论你感觉到了什么,都不是真的。”汉尼拔慢慢掰开他的手臂,用轻柔而不可抗拒的动作按摩着威尔手臂上的肌肉,让他放松下来。

然后他抬头,对上了威尔失去焦距的眼睛。

这让他心里突地一跳。

威尔似乎只剩下一副躯壳。绿色的眼睛里一片空洞死寂,每过几秒眨一次眼,完全是没有意识的举动,好像什么也看不见。嘴唇几乎没有血色,面部肌肉时不时抽搐一下,像要努力说什么。汉尼拔伸手摸摸他额头,一手的冷汗。

威尔没有发烧,没有中风,也不是癫痫发作。他的外表看上去非常正常,生命体征也在正常范围之内,只是灵魂不知去了哪里。

汉尼拔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地感到束手无策。

“杰克,作为他的心理医生,我认为这属于心理疾病的范畴,请你同意我带他回去治疗。”

杰克面色凝重地同意了。他虽然心存疑惑,但除了汉尼拔以外他也找不出更好的医生。

“威尔,你能站起来吗?”

尽管威尔没有反应,汉尼拔还是低头看着他,询问之后才将他扶起。威尔能靠自己的力气站立,能在他的扶持之下朝一个方向行走,只是表情麻木眼神空洞。此刻在他臂弯里,威尔看起来更像一棵耗尽了生命的植物而非一个人类。

他带着威尔走出FBI的办公楼,一路上尝试和他说话,然而没有用。他们走到车边,汉尼拔尽可能小心地将他塞进车里。


具体的法医学知识等我学了再来修改好不啦,因为这个如果造成了雷请暂且忍耐一下:)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