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椋

where is the doctor?

治疗方案(C)

威尔在早晨七点的阳光中睁开眼睛。

昨晚的情景难以回想,一切都笼罩着模糊和混乱,这些回忆夹杂着难以置信的热潮,和现在的平和完全无法对接。

他被他的心理医生抚摸亲吻,顺着对方的怀抱和诱导,如他所愿陷入激情。他弄脏了对方的手掌,似乎睡衣上也沾上了一点,然而那位明显有洁癖的医生却毫不在意。

医生离开了他,不一会儿又回来,罩着深红色的睡袍。

汉尼拔在床沿坐下的时候,威尔正侧身抱着被子,感到欲望消散后的精疲力竭,眼前似乎有虚影。汉尼拔将被子从他手臂下抽出来,帮他齐肩盖好,调暗了灯光。他的医生似乎还说了些什么,而他用仅剩的力气犹豫一秒,直直坠入睡神甜美的黑暗。

这是他几个月以来的第一次安眠——然而依旧做了梦。

梦中他是个风尘仆仆的旅人,穿着易于夜行的衣服,带着头戴式电筒,背着巨大而沉重的登山背包。那黑色的、粗糙的布料摩擦着皮肤,产生真实的痛感。

他行走着,或是漂浮在被月光照亮的道路上。前方是一扇巨大的铁栅栏门,雕花复杂而细致,从此可以想象曾经的华贵气派。而如今漆锈斑驳,年久失修,有几根栅栏已经松动了,在风中发出单调而有节奏的金属撞击声。

那声音与他的心跳合拍,引诱着他上前。

他试着摇晃一下松动的铁条,它应声断裂了。

他钻进那个入口,每走一步都听见草木沙沙摇晃。门的背后似乎是一片被废弃的园林,月光只能照亮浅表的枝叶,一切都扎根于浓稠的黑暗。灌木丛仿佛活动了,荆棘像企图抓住溺水之人的女妖的手指,不断朝他伸来。空气里有淡薄的香味,随风缠绕他,黑暗中看不见开放的花朵。

黑暗中藏着巨大的未知世界,仅仅看上一眼都会感到心脏被一只尖爪捏住,脖颈上寒毛直竖。在四野俱寂的时候,里面或许有魔鬼睁着红眼睛,与好奇的夜行者面面相觑。

在如此荒废凄凉的、梦的花园里,他却没有意识到任何危险。他扔掉背包,垂下了手臂,膝盖发软,眼皮沉重。他一点点低下身子,那片黑暗的虚空随着他的倒下而凝固。

他感觉心被掏空了。

现实中的威尔在现实的床单下面蜷缩起来,梦中的他躺在黑暗的湖水中。两个世界的他都陷入了沉睡。

九个小时以后,他在明亮温暖的天光照耀下醒来。

他睡在床的右侧,整床被子都裹在他身上。床铺是干爽的,被子也是。过分的舒适让他不想动弹,觉得自己睡在温热的云端,或是摇篮里。

左侧空着,枕头和床单上没有压痕。显然,汉尼拔没有在他身边过夜。

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心中忽然涌上一丝微弱的不满,不过这情绪像风中的烟雾一样,转瞬即逝。他盯着窗口的光线发呆,尽可能避免触及被压制在脑海深处的各种案件和杀人狂们。

不知过了多久,门上响起礼貌而克制的敲击声,三下,不多不少。

威尔从空茫中惊醒,毫无疑问,那是汉尼拔。他一下子坐了起来,裹紧睡衣,试着忽略掉自己衣衫不整坐在对方床上的事实,用正常的音调和音量说话。

“请进来吧,我已经起床了。”

医生推门进来,穿着衬衫,没有打领带,没有抹发油,头发松散地垂在额前,但明显经过梳理。

“早上好,威尔。”

“早上好,莱克特医生。”他紧紧靠着床头,挺直了腰板,目光在汉尼拔脸上逡巡,想找到一点儿尴尬或是热情的痕迹。然而他失败了。医生的脑袋向右倾斜了一个完美的二十度角,棕色的眼睛亲切而有距离感地看着他——好像昨晚的亲密真的只是一场治疗而已。

不,那确实只是一场治疗。威尔在心里强调一遍。

之前的那团烟雾又飘了回来,他决定保持沉默和克制。但是汉尼拔才不会让空气寂静下去。

“威尔,想吃早饭吗?”

“…不想。”威尔转过脸,赌气似的回答脱口而出。

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呵欠,这让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眼圈发红。他故意眯起眼,透过水珠看眼前模糊的形象夹在自己睫毛的倒影中,潜意识里充满了触怒汉尼拔的幼稚想法和刺激感。


还有,治疗方案(B)补档戳这

http://weibo.com/5772810333/DhHGMFS6o?type=comment#_rnd1456411554640


评论(1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