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椋

where is the doctor?

治疗方案(A)

“上午好,威尔。请进。”
威尔显得比前一天更加苍白,黑眼圈也加重了,眼睛里全是红血丝。
“莱克特医生,”他苦恼地捏着鼻梁,企图缓解疲劳,“我昨天又梦见了犯罪现场,然后我醒过来,发现自己又在公路上漫无目的地行走………现在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从一个梦境切换到了另一个梦境——我是说,你有可能只是个梦,我正在和潜意识里的自己讨论我自己的精神问题。”
“好吧,我大概是疯了,医生。”他自嘲着,习惯性地在属于他的那张椅子上坐下,解开外套扣子。“今天真冷。”
汉尼拔为他倒了一点酒。“这可以让你暖和起来。”
威尔喝掉了它,看着汉尼拔在他面前坐下。
“所以,如你刚才所说,你已经开始怀疑现实是否存在了吗?”
“可以这么说。”他完全不在意地耸耸肩,举起手中的玻璃杯对着灯光看了看,折射出的光线令他的眼睛有些刺痛。“我可以打碎这只杯子来检验自己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吗?”
“这不会有任何帮助,威尔。而且我并不打算在今天清扫房间。”
“好吧。”威尔放下了手,很疲惫地垂下头。随即又抬起脸,用一种接近挑衅的眼神看着汉尼拔。“医生,请提出点可行的治疗方案。”
汉尼拔感到面前这只被噩梦折磨的猫鼬就像个难缠的小孩子。
或许这是一种保护机制。
“对他人的共情让你对自我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产生了怀疑——你正在与现实感脱离,这一切让你丧失自控与生命力。是吗?”
威尔耸肩。“大概?”
“这其实很简单。一直以来你都太过依赖精神上的感受,一部分的你正在消亡。而我们需要让你找回普通人对现实的感受。”
“所以?我该做些什么额外的治疗吗?”
“我会告诉你。希望你能正确地看待这个方案,威尔。大部分人做不到这一点。”
十分钟之后。
“莱克特医生,你这是在向我出柜吗?”
“不。这仅仅是一次治疗。”
“先不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医生,这个方案我并不能保证配合,这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我可以帮助你。”
“你会给我一些药物?打一针或是怎么样。”
“不。药物会破坏美感和理智。而这样的治疗需要你完整地、清醒地体会,并且学会掌握你的感受。”
“不管怎么样这听上去都太过荒谬。我更加怀疑你此刻的存在了。”
汉尼拔笑了,看上去非常满意。“你有足够长的时间考虑,威尔。选择权在你手里。”
一星期后,威尔接到了汉尼拔的电话。
“我们需要确定一些细节。”
“….医生,我能接受这样的治疗方案已经很不容易了!此刻大概是梦中的疯狂的世界才会有的情景——你显然不太正常,我也是。我实在是不想讨论这方面的细节。”
一个月后。
汉尼拔将威尔带进浴室,很有礼貌地告诉他沐浴露、毛巾和浴衣的位置。
威尔随手拉开一个抽屉,看到一切都摆放整齐,一尘不染。”Wow, 你果然有洁癖。”
汉尼拔将此当做赞赏,露出了一个微笑。“那件灰色的是我的,你可以穿旁边那件。”
除了浴袍以外什么也没穿的汉尼拔。威尔想象着。
那情景一定很怪异。
他故意看着地面,做出一副扭曲的表情,等着汉尼拔将他一个人留在浴室里。他在确认了门上了锁之后才开始脱衣服。虽然他很肯定汉尼拔总会看见他赤身裸体的样子。
沐浴露装在白瓷瓶里,他试着弄了一些倒在手心,凑近能闻到很淡的香味。威尔不清楚是什么,但这大概代表了汉尼拔的某种品味,毕竟他不可能带着一身浓重的香气招摇过市,医生会觉得这太粗鲁了。
由于知道了治疗方案的内容,他连碰触自己都感到羞耻。他迅速地扯掉衣物,打开莲蓬头,在温热的瀑布下仰着头,努力蜷缩自己,让水流笼罩他的全身,冲刷每一寸皮肤。他感觉与胃部相连的肌肉控制不住地颤抖,抬起双手抱住自己也无济于事,紧张、尴尬、恐慌和兴奋同时袭击了他,这样真实的感受赶走了他独处时常会出现的幻像,他的全副精力都用来臆想即将发生的事,没有留给过去。
这么过了半个小时,他自暴自弃地关掉水龙头,胡乱擦干头发,穿上了汉尼拔指定的那件触感柔软的浴袍。
汉尼拔在卧室门口。他换上了睡衣,并且用一种不过分的姿态“等待”着他。
哦,他穿成这样真是该死的好看。真该死。但是真好看。
威尔在脑子扇了自己一耳光。

评论(2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