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椋

where is the doctor?

黑天堂

海怪3。照例OOC预警,猎奇场景预警,不科学预警。

华莱士人鱼梗在我脑子里翻滚了几个月终于写出来了蛤蛤蛤(。)


“你想念深海吗?”

啊,那当然。

海怪侧着头看少年,向他描述海洋的景象。清澈的浅海有珊瑚礁,艳丽并且坚硬,可以用来制作刀具;深一点的海域呈现出灰蓝色,有数量众多且盲目游动的鱼群,可以作为佐餐;再深一点的海水是深灰色,最后则是黑暗的海沟。

汉尼拔告诉威尔,他就住在深渊底部。肃穆,美丽,永恒的黑暗拥抱和抚育他。他在深渊中有一座宫殿,镶嵌在悬崖的崖壁里。有一整扇贝壳制成的窗户,里面倒映着一盏长年不灭的橘黄色的小灯,是绵延万里的黑暗中唯一一点光明和颜色;他自己的歌声,是深达千米的死寂里唯一的声音——唯一的活物发出的声音。四方虚空中传来的奇妙乐声是他作曲的灵感来源——那也许是火山的声音,岩石的声音,暗流的声音;也许是一个会唱歌的原子,也许是漂泊的亡魂;也许这歌声只存在于他的脑子里,也许不。这些都无法证实或证伪。他把这视作一种未知的歌唱,而他才是真正的发声者。

比起待在宫殿里,他更愿意花费大量时间在深渊中漫无目的地漂游和悬浮。他在黑暗的依托中失去重力,在虚空的包围中失去形体和感觉。他任由自己丢失肉体存在的所有依据,并且几乎也不能确定精神的存在。他变成了难以形容的、不可捉摸的东西。

时间脱离了物质,被他捕获,在他的深渊中凝固,变成梦中存在的无力的暗色花朵,再也不能像在人世间一样耀武扬威。

——他是永生的。

“愿意跟我走吗?”海怪问。

他那么怕被拒绝,甚至不敢将眼神投向少年。于是转而看向大海。

少年威尔笑了,伸手握住他的手。我愿意。

汉尼拔感觉被压缩的时间像一张被揉皱的纸一样展开,在他眼前同时出现了几千年的语言、景色和歌谣,而没有哪一种可以用来描绘他此刻体会到的喜悦。他决定什么都不说,转过头亲吻他的少年。

然而威尔是人类,没有海怪那样神秘的构造。深渊里的黑暗和虚空对于他而言过于沉重,没办法承载和享受,只会将他压得粉碎。汉尼拔告诉威尔,有一个办法,可以把最心爱之人带去最心爱的地方。然而只能用一次,并且要付出不可逆转的代价。

威尔同意了他的计划。

于是汉尼拔用一柄小刀纵贯切开了威尔的胸膛。

他看见他的心脏在用力的挣扎跳动。紧接着他切开了自己的。

然后他紧紧地抱住威尔,以一种毁灭般的力度把他的伤口和自己的相互撞击,两道躯壳上的裂痕严丝合缝地贴到一起。

垂死的少年在他怀中大口喘着气,面容因为巨大的痛苦而扭曲,每一次呼吸伤口都迸裂出更多的鲜血。汉尼拔同样忍受着足以让他昏厥的疼痛,那疼痛攥住了他的全部神经,让他的大脑发出尖叫。这样的酷刑本该让他没有任何力气思考,然而看着少年被鲜血染红的身体,他又感到愧疚像潮水一样淹没了他仅剩的思维。

汉尼拔运用最后的力气安抚少年,虽然手指的颤抖已经不为自己所控制。他的嘴唇沾上了鲜血,脸颊因为垂危而显得红润,像一场热病。他贴着威尔埋藏在卷发下的耳尖,用气声轻轻地请求他的原谅。

他们的眼睛里笼罩上了末日的光芒,死亡的阴影像一只志在必得的大手一样,阴森地覆盖在他们头上。

奇怪的是,他们又从这垂死中感受到一种怪异的生命力。

他们的血混合到一起,产生剧烈的反应,仿佛地狱之火一般烧灼着神经,皮肉,骨骼,所到之处一切都融化了,呈现出诡异的新生般的乳白色。威尔感到他们二人中间中产生了一种引力,拉扯着他的后颈和脊椎中段,像要把他整个人折成两截。他感受不到他的四肢,失去了视觉、听觉和味觉。汉尼拔也正在遭遇着类似的感受,他感到威尔从他的伤口中强硬地挤压过来,他的肋骨像花朵一样凋谢,他的心脏和威尔的相互碰撞然后破裂,产生足以填满深渊的剧痛。

如果世界上真有所谓灵明,那俯视着世间万物的双眼将会明白,海滩上的两个生命个体,是正在试图通过某种极端而痛苦的方式融合为一。真正的,物质意义上的融合。

多余的肢体将会萎缩凋零,他们的内脏全部纵贯破裂,然后互相吞噬;少年的脑干和海怪的相并,脊椎被海怪吸收进体内,他们两人的大脑以某种丢失记忆作为代价的方式自觉地进行了精炼,在颅骨内各自占据一方天地;所有的神经线重新进行连接,神经信号在这具新生又伤痕累累的躯体上以普通人五倍的速度传递着,查找着所有缺失和断裂的地方,乳白色的血液进行炼金术般的修补和再生。

当这一切都结束了之后,这个新生的躯壳将失去它本来的意义,变成承载汉尼拔和威尔两个灵魂进入深渊的潜水器,他们两人的灵魂将住在由两人的记忆合并成的,全新的记忆宫殿中。

这场血腥的巫术所带来的痛苦持续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可是如果用钟表计算,会发现只过去了“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终于醒来。多余的血液被回收,或者渗透进砂砾中不见踪影。火焰已经消灭了,海水带来清凉而新鲜的感受。他们用手臂支撑自己,让自己坐起来,看见海水中的倒影。那倒影既像威尔,又像汉尼拔。

汉尼拔第一次在记忆宫殿中见到威尔,觉得他似乎变得成熟了一些。此时他显现出成年男子的强壮体格,又带有些许少年的神态。威尔看着眼前穿着西装的海怪,不禁觉得很有趣。汉尼拔不再是海怪,威尔不再是人类,他们之间的界限最大程度地模糊了。

他们都变成了对方最希望成为的样子。同时又一次地为对方所倾倒。他们先是隔着厅堂在烛光下互相凝视,然后终于走到一起,用灵魂所能迸发出的最大热情拥吻。

汉尼拔指引着威尔从躯壳舷窗般的瞳孔向外观看这个世界,以及使用其他的感觉器官。威尔看到了他从未看到过的颜色,听见了整座星球的歌唱,感受到身体表面任何一点温度的细微变化。

在适应之后,他们共同操纵着这具强健的形体向海洋中游去,缓慢而坚定地下潜,穿过泡沫、波浪、暗流、成群的银色大鱼和不知名的灰绿色植物。

他们的躯壳穿过一层又一层,并且不断超过更深沉的黑暗。在记忆宫殿中他们的灵魂牵着手,望着彼此。除非死亡,再也没有办法将他们分开了。

他们穿过地狱,来到黑色的天堂。


评论(16)

热度(41)